Kammyer

【鸣佐】康庄之路(原作正剧向) 2

小唠叨:

        这一章主要是对小樱的描写,她的人设较于原作可能略有变化。我更倾向于相信她是一个有血有肉会思考的人,而不是像提线木偶一样作为男性角色的motivation。

      即便面具遮住了脸庞,小樱也能一眼认出那个英英玉立的少年,那个被她痴痴挂念的人。她本是应上前送上自己的问候,为自己这些时日的心心念念作一番休歇。而此刻,她却夷犹止步。

      鸣人被欢呼和呐喊团团包围,这时她选择回到家中接受父母最长最结实的一个拥抱。她从没有一刻像那般向往父母的怀抱,仿佛回到总角之年,敞开胸怀肆无忌惮地汲取那汹涌又至淳的爱。

      对自己战斗的状况,她从来都是粗略代过。出乎她的意料,这一次父母没有追着询问战场情况,而是严肃却略显犹豫地向她提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小樱,你……还喜欢着宇智波吗?”春野兆与妻子短暂对视后,一字一句地问出。小樱感受到握着自己的大手汗津津的。她从未明确和父母说明自己爱慕着佐助君,尽管如此,整日不停的“佐助君”明目之人都可了然于心,更何况是最了解自己的父母。喜欢吗?当然喜欢,喜欢到自己已经记不清这份情愫始于何时,也不相信其会有终焉之日。但是呢,她讨厌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出于羞怯,她发自内心的不想面对自己的感情问题。

      “小樱,”春野芽吹操着一反常态的柔和语调,“妈妈知道做父母的不应该参与孩子的感情问题,但你说哪个当妈的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同一个人痛苦。妈妈不会否认他的优秀,但这些外在是看给别人的。”说到这里,芽吹被噎住似的乍然停顿,飞快闪着眼睛,“就算你们以后能在一块,也只有数不清的委屈在等着你来受。看到那个男孩看你的眼神妈妈就很清楚了。”

      “小樱,及时止损也是人生重要的修行啊。”兆安抚着不安的妻子,更用力地抓紧了女儿的手。

      这都是什么,他们在说什么,她才不要听!眼前的事物如狂风卷过的海浪扭曲膨胀,全身的肌肉僵硬着缩紧,似乎连呼吸都难以完成。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将自己锁回房间,她好像一缕残破的魂灵,附在角落看着自己冲父母大喊,把自己摔进地板。地板冷得她心都缩成一团,眼泪又烫得有如烧红的尖刀。

      她将爱与渴望层层封锁于内心最深处,从不触碰,更怕外人提起。而她最爱的父母亲自持剑斩断了她的封印。在这段一厢情愿的迷恋中,她从来都是被动的。她毫不在意自己的尊严,甚至舍弃了自己的人格,她小心翼翼地去讨好,甚至愿意为此奉献上自己的一切。残酷的是,那人的眼中从来没有倒映过自己的身影。佐助君的眼中有谁呢?家族,兄长,鸣人?说起来,佐井的恋爱指南说爱是占有。比起占有欲的话,自己可能真的不如鸣人那家伙痴情吧。

      置身于弥漫的凄楚中,她突兀地笑出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