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myer

【鸣佐】康庄之路(原作正剧向) 4


       二人共享一室,并不是两个人在同一个屋檐下生理周转那样简单。成为室友,意味着两种生活方式、习惯、态度的碰撞。如果你想得到机会讨厌一个人,那就搬过去和对方一起生活。彼此太近了,不足和弱点就会无限放大。在居所这种微妙的地方,也更容易激起人的领地意识。

       佐助强忍着一剑劈过去的冲动,把鸣人的脏袜子从茶几底下揪出来。顺便一提,这是他今天处理掉的第七双,第七双!这还不够,脱下的外套从来都是随便堆成一团;洗过的衣服非但不妥当收纳,居然和脏衣服混在一块;叫他去洗盘子倒是痛快,结果他把沾满油渍的锅碗挪到一边,只洗了盘子。吊车尾的能活到今天真是当世一大奇迹。

       可是,自己训话的时候那个白痴鲜少还嘴,斜着眼扁着嘴耷拉着脑袋。神色里除了闷忿,看起来还带着几分,得意?

       小时候他常常盼着太阳落山,踩着小板凳去捡回鼬的衣服,弄得歪歪扭扭一团糟却要等哥哥回来邀功,以此为借口要挟对方陪自己修行玩耍。

      叠得整整齐齐的橙色运动服安静地躺在鸣人的枕边。

      佐助那家伙绝对是个偏执狂。衣服要不同季节分开放,口杯要朝同一个方向,连牛奶买哪种都要做个规定。鸣人提着超市的购物袋行色匆匆,偶尔抬起头打个招呼,脚下反倒没有丝毫懈怠。说起牛奶,佐助曾经随自己喝了过期牛奶一起坏了肚子,那之后总是找机会嘲讽自己的生活技能。年少的自己窝了一肚子火,面对赤裸裸的挑衅必然上前纠缠一番拳脚。现在看过去的自己太迟钝,佐助那家伙一直在用别扭的方式关心着自己。从记事以来他就是一个人,维持“填饱肚子”这一最低生活水平就够他绞尽脑汁,活得精致是不敢奢望的。第一次听人们到家都会说一句“我回来了”,他也在进门后效仿着对裂了纹的墙皮喊一声,回应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佐助是个不爱搭理人的性子,换句话来说,别人的事他几乎都不关心。但他鸣人似乎是特别的一个。那个人愿意放下身段牺牲自己的本能去关注自己细枝末节的琐碎之事,他实在想象不出这世上还有谁会比佐助待他更好。

      他的家已经在可视范围内,与以往不同,温暖的灯光顺着窗子向外延伸,给门前添了一条金黄色的落脚毯。

      “我回来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