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myer

【鸣佐】康庄之路(原作正剧向)7


注:对原作的科技发展水平没有周全的考究,可能会出现很多bug。

      加藤族长将木叶代表引到一个没有窗子的屋子里。墙上、玻璃柜子里满是弯曲的铁质管状物。有的又细又小,一只手就攥的过来。有的却像一把剑那么长,甚至有的比人站起来还高。

      “这叫做火枪,那边的是火炮。”尽管本人极力掩饰住,加藤族长的口音带着一点奇怪的乡土气息。

      加藤族长,名唤大介。鸣人从他那里得知那些奇怪的管状金属是一种新式武器。这种武器快又狠,操作起来对技巧的要求比手里剑苦无起爆符这些要传统忍具低得多。

      “以下是鄙人草拟的交易文书,不知道忍者大人是否有兴趣。”大介双目狭长,上眼皮有些肿胀,眼底有较为明显的细纹。他习惯于把两眼眯起来,眼珠转的很勤,眼虽小却聚光,一副十足精明的模样。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谦卑,神情里却是藏不住的得意。

      木叶代表客套了几句没有正面回应对方的请求。这一次是外交任务,木叶派出的都是擅长头脑战的谈判精英。领队的扑克脸出现了几道隐隐的裂纹。四站才结束没多久,这所谓的“新生势力”就敢连鸣人都不放在眼里。这已经不仅仅是对木叶的挑衅。

      鸣人对于这无声的硝烟并没有过多的察觉,他怔怔地盯着墙边的挂钟,随着钟摆来回摇动的声音盘算自己回程后的行动。那个答案就在脑中,只要说出去就是一个胜利。也许他果然需要更多的铺垫,像以前那样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不过他清楚并没有这种东西,就是那晚的月色,浮动的风影,摄人心魂的面庞。就像砸在科学家头上的苹果,给了他一时冲动的勇气,面对本心的觉悟。即使事实不如他所料,也不值得悔恨。

      从加藤一族离开后,他不顾身后领队的怒吼,先不见了人影。

      落到大门口,鸣人随口与站岗的忍者随口问了好。对方已经盯了来人有一段时间,见对方和自己打招呼,竟然愣在原地,攥紧了拳头,左思右想也没憋出个字句。

      鸣人没有在门口流连,猛着一股劲头也不回地朝家的方向跑。

      就算是迟钝如鸣人也察觉到,这一路太安静了。往常他的出现总是伴着散不去的欢呼,他不是贪恋虚荣的人,这种反常令他不安。人们望向他的眼神变了,他几乎要相信自己跑得太快掉进了别的时空。那些嫌恶的神情和四周的窃窃私语,就仿佛回到了那个把他压得喘不过气的童年。

      发生了什么?鸣人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牙和雏田的出现令他定了定心神,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冲了上去。

      “牙,雏田,看到佐助了吗?”鸣人的语气急匆匆的。

     牙僵着身体没有回答,他从头到脚来回打量着眼前风尘仆仆的金发少年。几次张开嘴没有却发出任何声音,他看起来在为什么不得了的事苦恼又紧张,冷汗都滚到了脸颊。

      “佐助君的话,现在应该回去了。”一旁的雏田突然出了声。她讲得平和又流畅,一双眼睛波光闪闪,好似把过去十几年的情愫都盛了进去。她微微笑着直视着鸣人,再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

鸣人没有察觉雏田的反常,匆匆离开,反倒牙暗暗吃了一惊。这姑娘以前见了鸣人像进了笼屉似的,怎么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反而态度大转变?简直就像,拨开云雾见天日后的一身清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