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myer

【鸣佐】康庄之路(原作正剧向)18


十八

      木叶关于山之国的传闻也够出书成册,然而当亲自踏上这片国土,所见与所闻大相径庭。街道宽敞平坦,两边建筑风格化一。街上时常能看到奇装异服的行人。当地似乎格外重视教育事业,一路上光是学校就见到了好几种。

      鸣人在路边报亭买了一份忍者日报,这天占据版头的是一个发明家。他粗略扫过文稿,此人发明了除草机器,这好像不是他的第一个新型农具的研发项目。他突然想起自己在刚刚做下忍的时候,经常接到的D级任务就是农活,当然,是和佐助一起。

      佐助就着鸣人的姿势在灰黑的纸面浏览,不出意外地看到“烟罗汤老板娘意外身亡”的消息。

      “啊!”鸣人惊叫出来,“她是被……?”

      佐助没有接过话,这样的结果是无可奈何的意料之中。

      “果然,”鸣人揪紧报纸的边缘,发出清脆的声响,“佐助你受了这样的折磨,我绝对不原谅她。说是为了亲人就可以随便伤害别人,最恶劣了,我绝不认同!”说着,他咬紧牙关,紧攥的拳沉重砸在大腿上,“就算这样,还是会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救他。如果我再谨慎一点,也许她就不会死。

      视线在天空般蔚蓝而深邃的眼眸一盼凝结了许久,佐助的心情不觉间通常许多,他不自觉地放柔了声调:“鸣人,谁也救不了所有人,想得救的人首先应该自救。”

      鸣人想起老板娘临行前的恳求,分明是对自己的结局已经充分觉悟。

      “还记得答应过的事吗,大英雄?”佐助见对方缓和了心绪,语气中带上几分揶揄。

      鸣人鼻头一酸,往事浮现眼前。宇智波带土成为十尾人柱力后释放神树,大批同伴倒下,自己引以为傲的查克拉被轻易夺取。那个时候自己瘫坐在地只知道没用地掉眼泪,如果不是看到半空中跃起的身影,恐怕整个结局就会逆转。这样推算第七班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一直在享受着来自那个人别扭的温柔。想到这里,他飞扑向面前的黑发少年,头深深埋进对方的胸前。

      身下的人显然吃了一惊,鸣人毫不意外地听到头顶传来的嗔骂。他抬起头,发现斗笠下佐助的两颊嵌着散不去的红晕,坏笑了一声:“是不是被本大爷的英俊征服了我说!”说还不够,单手揽过对方的脖颈,不由分说地印上一个响亮的吻。

      佐助在心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正要开口讥讽,不料鸣人突然僵在了原地,面色凝重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先前欢快的氛围一扫而空。

      “佐助,你的脸怎么这么烫,额头也是我说!”

      “我没有那么弱。”毫不留情地拍开黏在脸上的手。

      “你这家伙别任性了,适可而止吧我说。”鸣人借势抓过那只冰冷苍白的手腕,“总是自顾自把所有事揽过来承担。我们现在可是恋人了我说,再一个人耍帅可不公平。”

      佐助低下头觉得心底涌起一片暖意,连着高热都缓和了些许。

      “你果然最讨厌了。”

      距离山忍村还有几天的脚程,当晚鸣人决定在诊所度过一晚。

      退烧药吃了好几包,额头的热度却没有丝毫退意。鸣人将唇反复贴上光洁的额头,每次分开都换来一声重重的叹息。

      所内的医师反复为佐助做了检查,他盯着报告单,很为难地表示情况比较复杂,建议两人转去大型医院。

      这是意料之内的结果,鸣人点头表示理解。有些怪异的是,医生在他们离开诊室之前还小心翼翼道了歉,强调自己都是为了病人着想。

      隔着窗子传来的哭闹声将还在睡梦中的鸣人吓了个激灵。他拉开窗向外探去,一个老妇和一个中年男子并排跪在地上,两人手里扯着横幅,哭喊惊天动地。他的角度看不见横幅上写了什么字。门口围了不少人,手里指指点点的。不知谁家的小孩子凑上前想看热闹,被身材瘦小的家长一把抱起离开。鸣人甩甩头关上窗,不意外的看到病床上的人已经张开了眼睛。

      “佐助…”娴熟地探向对方的额头,指尖被冷汗沾湿,所触之处的温度降下不少。

      病床上的人没有回应。惨白的侧脸好似融进了床单里,眉头紧锁着,唇齿纠缠在一块,青筋迸起的手蹂躏着胸前的衣料。

      鸣人感觉一瞬间掉进了冰窟窿。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