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myer

【鸣佐】有志(古风架空ABO 侍卫X皇妃) 1

ABO私设:Alpha→天乾     Beta→泽兑    Omega→地坤
发情期→情期    抑制剂→止药  
无信息素,标记设定,仅omega,即地坤发情时会散发情香,所有人都能闻到。
Beta更类似于Alpha或Omega的退化版,区别于普通男女。
Alpha的性征是可成结,且都没有孕育能力。

宇智波五件套有。

警告:Mpreg!
非自愿行为!
详细的暴力描写!
 

                   

章壹

南贺斜柳忽地青,蘸水烟丝波未定。
报君何须三月雨,寒霜玉露润石平。

“木叶国,蛮夷异族之地也。自通商始,年纳赋役。达于医术而名于异人。族上以木为尊,祭南贺神柳为先祖。”
                       ——《木叶史》

是日,一志于四海之武者游至木叶国。当正值木叶佳节,户户流彩,灯火如昼。街头笑语攒动,万巷空城。行人皆带面具,或猛兽,或鬼神,狰狞可怖。此等骇人之物,当地人泰然自若,嬉笑平常。

武者奇之,见一路边小贩,便问道:“在下异国人士初来乍到,敢问这是个什么日子这般热闹?”

小贩上下打量一番,见来人体格精壮,下盘沉稳,怕是操得一手好功夫。又见其衣着得体,不像是普通人家。这才反问道:“敢问阁下何方人士?”

武者答曰:“在下从火之来。”

小贩举手拜道:“原来是上国人士,失敬失敬。今天是我国祭典之日,春夏秋冬之祭属春日祭最为盛大。我木叶族乃辉夜子孙,祖上皆云人鬼兽三界由辉夜大人一并执掌。祭典之时人们带那鬼神面具,意在辉夜子民繁荣共生,为万物祈福。今夜南贺川外将有歌舞盛典,兄台若是有兴,不妨前往一观。”

武者谢过小贩,径自朝南贺去。未等闻得鼓乐,先被欢呼震麻了耳。再向前十余步,只见大小画舸缀以烛火横于河面,是以为戏台。丝竹迭奏,鼓起钟鸣,高唱低吟。妙舞娇娥,身若无骨,面如脂玉。只教武者心神荡漾,不知身处何方。

忽地舞乐骤停,吵嚷皆息。只听一声“大王王后驾到”,四下纷纷行礼。只一眨眼的功夫便都起身欢呼。武者随着望去,木叶国王青年英俊,笑容可掬,随和的紧。不知情者怕是只道其为邻家好心肠大哥。再望那王后,叫武者着实吃了一惊。眉如刀锋,鼻脊英挺,眉眼透着傲然,这分明是个男子!先不谈尊卑长序之礼仪,一国之母竟为男儿身。

武者正诧异,只听身旁传来痛哭声。转头一看,原来是一妙龄少女。他素来怜香惜玉,见其白皙清秀,更是心生怜惜。连忙问道:“姑娘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若在下可助一臂之力定当万死不辞。”

姑娘见来人一惊,抽出手帕掩面道:“多谢大人,小女子只是愁于家事,没什么要紧的。”

武者见对方惊恐之状,苦恼道:“在下自来也,打火之国而来。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还请姑娘包涵。若是姑娘遇上什么难处不妨与在下一讲,能为姑娘分忧是再好不过的了。”

少女见对方面色和善,一身正气,倒也收回了几分戒心。哑声道:“小女子侍小少爷来这盛会,不料一个分神便不见了人影。若是不能寻回,怎对得起大少爷!”

自来也了然,又问道:“小少爷长得什么模样,年方几岁,怎样称呼”?”

答曰:“黑发黑眸雪肤,刚满七岁,名为佐助。”

自来也这便一路寻去,也不知问过多少人,终于有一人称曾见金发黑发二小童向城郊奔去。自来也心道多半就是此人,施起轻功加快赶去。

只听一声尖锐的叫喊,一蒙面人抱起黑发孩童正要离开,不料小腿给金发小童抓了去。自来也见状运起三分功力挥掌而至,蒙面人慌忙接招,不料给震得胸口麻木。自知不敌,丢下几人慌忙逃窜。自来也见两小儿惊魂未定,也未深追。安抚好两孩儿,便一起回了城。

先前少女见小少爷无恙归来,又惊又喜,对着自来也千恩万谢,邀其至府中与大少爷一见。

路上,自来也细细打量起两小儿,两人看似相顾两相厌,实则相互记挂得很。金发小儿名为鸣人,两颊各有三道胡须,小小年纪豪言壮语,倒是惹得他一阵喜爱。黑发小童肤白如雪,如诗“碧落红霞飞两腮,天君泼墨入珠来”所道,这佐助天生丽质,看着倒像是个女娃娃。

先前少女名为泉,称是佐助的侍女,自其出生以来长伴左右,对少爷疼爱得紧,颇像个亲姊妹。轿子停至宇智波府外。进了门,又上了一座轿子。院内放眼望去,雕栏画栋,厢房林立,假石流水,花香怡人。自来也不禁感叹,这宇智波府怕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了。

泉带着几个丫头拥着自来也先去了厢房歇脚,奉了茶说道:“鸣人少爷虽与小少爷时有吵闹,其实他二人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两位少爷皆父母早逝,打小一块长大,别个三日都要哭闹一番,鸣人少爷更是长住府上。”

自来也了然点头,嘬了口茶说道:“在下冒昧一问,贵府随处可见这团扇花纹是作何意?”

泉笑了笑答道:“团扇乃一族之图腾。宇智波一族与王族千手一族共建木叶国,当今王后便是宇智波一族前任族长大人。”

自来也内心挣扎了几番,复问道:“王后大人可是男子之身?”自知失敬,又实来好奇,这一问又急红了脸。

泉泰然答道:“国人均知王后乃地坤男子。”

自来也正想追着问些什么,一小厮进门禀告,邀客至正厅。厅内坐着三弱冠男子,见客进门连忙起身迎客。方才见过的两小童也在厅内,神色间带着几分委屈。相互寒暄介绍了一番,双方落座。宇智波带土,一侧脸遍布疤痕,除却此处可称十分英俊,是一族的二当家。论辈份佐助要叫一声叔叔。落座于带土身侧的名为宇智波卡卡西,鼻以下用面罩掩住,据称是带土的内人。宇智波止水,一头卷曲乌发,称乃佐助的表亲。

带土笑道:“大当家的公事缠身现不在家中,招待不周先赔个不是。愚侄给先生添麻烦了,佐助这孩儿素来顽劣不从管教,亏得先生出手相救,这里先代他哥哥谢过。”说罢起身行了一礼。没等带土坐正,一旁的雪肤小童也起身行了一礼后道:“贤二叔先天智有不足,还望先生多多海涵。”自来也正思忖贤二作何意,带土便腾得起身高声道:“愚蠢的侄儿又没大没小了不是,当真是教训还不够!”佐助也毫不畏他,反讥道:“莫要学我兄长,贤二叔连哥哥的一撮衣角都是够不上的。”

自来也适时仍在苦苦思索心中暗觉好笑,佐助这娃娃生得极美,舌头也极辣。名门望族皇亲国戚上下相亲相爱,一派亲和,不拘于礼,远别于火之国庸腐大族。

眼见着七尺男儿将与垂髫小辈大动干戈,一旁的止水赶忙劝住,道:“带土叔还与小儿一般见识,可不叫客人笑话了去。”卡卡西在一旁瞧着,慵懒闲坐,也不阻拦。

几人闹得乏了,便又坐下来用些茶果点心。鸣人突然吵着谈起自来也的英勇事迹,缠着央大侠收其为徒。三位青年人来了兴致,便邀自来也切磋身手。习武之人乐见对手,自来也兴然应允。

带土拆了几招后,惊觉此人功力极为深厚,可数当世第一流高手。况此人不知习得什么功夫,下盘稳如泰山。带土纵深一跃,借树干脚一蹬从上方直取其左肩云门之穴。自来也也不躲,只原地扎了个马步,待人近身瞬时深扎几分,右臂直上扼住带土小臂。带土借力一个跟头向后退回原处,抱拳道;“若此番非比试,恐脖颈方才已被扼了去。先生武功盖世,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自来也笑着回礼道:“兄台过谦了,若方才一掌使出招式变化,在下才是教人拿了去。”

听闻带土输了比试,鸣佐两小童一齐掌呼,又引来一阵口水仗。

连着切磋一番后,自来也心下暗道,这些个宇智波虽为男儿,习得尽是些阴柔功夫,善用巧力,以技为长。招式看似平常却可有万千变化,小觑不得。

待自来也回房歇息已近子时,丫头怕他一人烦闷,特搬来书册供他翻阅。自来也本打算歇息,一本《木叶杂记》不巧掉在地上,这便凭着烛光拾来翻看。

“阴阳二气,一生天乾,二生泽兑,三生地坤,后有男女。天乾者,六道真龙之后也。开新界,守疆土,成家国之大业。地坤孕儿育女,事生产,序农商,人伦以延续。泽兑兼行上责。”

自来也本有几分倦意,兴致上来便不知散去何处。这又翻了几本奇谈来看,这男儿妻的缘故也就大致明了。烛灯燃尽又换了新的来,手上偏放不下那奇谈。自来也愈读愈觉思绪翩翩,抓起纸来便写下“亲热仙宫”四字。

旦日大当家宇智波鼬方才归来,谢过恩情,便邀其留住府上。自来也再三推辞不过,遂应下授二童武艺。闲来无事写写故事,竟大受追捧。这一住,便是九年。

评论(2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