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mmyer

【鸣佐】有志(古风架空ABO 侍卫X贵妃)3

本章警告:
Mpreg提及!注意避雷
年龄各种bug

章叁

话说王后斑邀本族小辈入宫探视,大王柱间欣然传令设宴,又暗地里同扉间王爷商讨封赏适宜。

千手柱间为王,后宫只立宇智波斑一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传得一段佳话。有词唱:
铁剑映弯弓,披甲共峥嵘。本是异乡离月,一见归意浓。岁岁烽火北塞,年年莺舞旧城,晓耕闻老钟。瑟风卷鸳帐,把酒话家国。
凤栖梧,龙得水,雁归阁。最是春好,花辰烛火枕中客。梦有千百转,不颂万古德。

鸣人随宇智波一家入宫已不是头一遭。宫人老早就来候着,见人来了,赶忙上来请安,这才抬了轿一径去了内殿。踏上碎石路只觉草木香气扑鼻,殿外奇草仙藤,冷花翠竹,甬路错杂。千树纵陈,郁郁锁楼。不知情者还道是错进了哪里的山林。进了殿内,因礼之所规,只准鼬、佐助两地坤进了里屋。只见屋里侧卧塌上边悬着靛色丝质纱账,里头卧着的便是斑了。

斑一听人来即要起身,一旁伺候的医官见了赶忙劝住。斑不耐烦,披了外衣便迈出帐子。这斑眉如剑锋,眼含冰魄,不怒自威。又生得一副倾国容貌,生生教人又爱又怕。

寒暄几句,鼬献上早先备好的珍稀药材补品,斑也没观上一观,便挥手命人带了下去。斑这会瞧佐助欲言又止,便先开口道:“胖娃娃可有事要问?”佐助心一沉,犹豫片刻才问道:“生产苦不苦?”斑听了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说不苦都是唬你的,我觉着那刀剑之苦倒是好受一些。”佐助听罢仍是不动声色,却悄悄煞白了脸。

斑又问道:“怎么只有你二人来?”鼬答道:“道是于礼不和,就在外边候着了。”斑听了,皱眉唤了下人说道:“招呼他们进来。”

恰好乳娘又抱了王女过来,众人便凑近去看。柱间王给女儿取名森。新生婴孩脸上有些许浮肿,眉眼之间瞧不出像谁。葱绿锦缎棉被裹着身子,倒活像个大肉粽子。小公主这会正睡着,几人眼看着谁也不敢上前逗弄。鸣人瞧了几眼便兴趣缺缺,嘟哝道:“婴孩丑得紧,又调皮不懂人语,也不知哪里惹人怜惜。”压的极小声却仍是叫斑听了去,斑竟不恼,淡然说道:“既如此,他日若欲娶亲,定要娶个不喜孩儿的。二人志同道合,益是快活。”

鸣人忙连声赔罪,斑笑道:“我不管什么礼上敬不敬的。小儿有主见,胆敢直抒胸臆,倒是同柱间有几分相像。倘若善加磨炼自身,待觅得机缘许可成大器。”佐助听见鸣人不喜孩童,竟暗暗构想起自己与鸣人的孩儿该是哪般模样。思前想后不觉又羞又辱,心中益发闷闷不乐。几人略坐一会,恐误了斑歇息,便先辞了一道去泉奈那。

泉奈是斑的胞弟,素日谦和有礼,平易近人,性子与其兄大为不同。唯独对其夫扉间王爷冷横得很。有下人饶舌道:“哪有当真对自个郎君冷淡的,谁又清楚背着旁人是个什么模样。”

到了殿前正赶上泉奈出门,见了几人又惊又喜。问过年长几人,便拥了佐助入怀。这泉奈随与斑兄弟,面容却与佐助别无二致。自己又无子嗣,打佐助一小便对其格外疼爱。

鸣人忍不住笑道:“佐助这是习得了分身之术。”说罢还上蹿下跳的。佐助嗔道:“休得无礼。”泉奈见两人笑道:“不打紧,倒是你二人打情骂俏好不热闹。”

晚间才算见到柱间真人。一国之主没什么架子,反与臣子小辈谈笑自若。倒是扉间王爷不苟言笑,威严得很。鸣人也不管大人说些什么话,只顾着胡吃海塞。

从宫里回来,佐助便对鸣人爱答不理。鸣人猜不出其中缘由,暗自憋闷,缠着佐助去问也讨不出个所以然。思索着烦心事,翻来覆去后半夜方睡熟。以至次日醒来已日过三杆,胡乱洗漱过便动身去寻佐助。

泉见鸣人匆匆赶来,便说:“鸣人少爷,小少爷去见樱姐姐了,怕是黑了才回来。二当家嘱过今日不必念书,教你多睡些时辰,这才没人喊起。”

鸣人听说,气不打一处来。泉所说的樱姐姐名为春野樱,春野一族三代就出了这么一个天乾。鸣人自诩习武力壮,与人家掰手腕却从来未尝胜果,心有不甘,便戏称人家为“樱哥儿”。樱姑娘同他一样,自小就爱慕着佐助,鸣人也更加看她不惯。动辄就要与其斗上一斗,为这没少挨佐助的嗔。

鸣人憋在房里忿忿一日,好容易捱到天黑,只觉坐立不安,便跑去大门前坐在石阶上。小厮当他要出门,跑去备轿子,给鸣人一把拉住。小厮虽有疑问,主子的事不便问起,行了礼就退下去了。左等右等天已全黑,才见车停门口。佐助扶着嬷嬷的手下车,见了门前的鸣人不由一愣。还没等问起,鸣人抢先辩道:“院子里闷得慌,来外面凉快凉快,你可别作多想。”佐助听罢也没再看他,径直进了大门。

鸣人随佐助上了宅内的轿子,醋溜溜的说道:“今日会那樱哥儿所为何事?莫非又是相亲?先是宁次后又樱哥儿,难道清清冷冷的佐助也要恨嫁了么。”

佐助知对方讲的是气话,也没气恼,反问道:“你又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这般纠缠?”鸣人道:“我先问了有没有和那樱哥儿相亲,你且说是也不是!”佐助冷笑道:“是了,我不仅与她相亲,还要谈婚论嫁呢。”鸣人听得火上眉梢,顿时哭了出来,慌道:“佐助你万万不能嫁那樱哥。她,她力大如牛,你过去是会受委屈的。她又不晓得你爱吃哪家饭馆爱穿哪件外衣,拿剑惯使哪只手,不顺心了爱去哪里。总之,和她结婚是万万不可的。你若执意如此,纵是被打断手脚我也要救你于水火。至于我是什么人不打紧,我是这世间最珍惜你的,你要我是谁我就当谁便是。”

佐助听了心中一酸,叹道:“我今日所行并非为了相亲,你宽心罢。先不谈我,你好生回答,你对我到底作何想法?”

鸣人低头扭捏道:“自然…自然是爱慕,想娶你作你的郎君。”佐助听了长舒一口气,道:“可我不愿嫁人。”鸣人忙说:“你娶我也成,当宇智波家的女婿耀祖还来不及呢。”佐助转过头冲着鸣人说道:“我可不算是答应了,还未请教哥哥长辈。况且我还没作考量。你若不及格,便辞了你。”

鸣人不住点头,眉开眼笑。才得意没多久,又问道:“佐助,你今日到底作什么去了?”

佐助答道:“本就想说给你的。师父打算叫我俩去往火之国参会那武科举,你可有兴趣?”鸣人问:“武科举是什么?”解释一番,鸣人着迷得很,当即应了下来。

评论(11)

热度(78)